从右至左:禹志正、禹亮、禹宏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禹宏在做手术

禹程远和妈妈

生活报记者 霍营 刘畅言

往往一家有一个医生就已经非常难得,然而哈尔滨市第一医院普外一科禹宏主任一家三代中竟有十人从医。“父亲母亲、我的哥哥嫂子,加上家里的第三代,共有8个人学医。”如今,虽然父亲和哥哥相继去世,但家族的其他成员仍然坚守在医疗的最前线。从缺医少药,看病“靠手”,找医生靠“吼”,到现在使用微信公众号,动动手机就能完成挂号、缴费、看化验;从做手术整个医院仅有两台电刀,噪音震得脑袋嗡嗡响,到使用腹腔镜十几分钟就能完成胆囊摘除手术;从做个心脏搭桥手术需要请外国专家,到如今出国指导冠心病介入治疗……这个家族见证了四十年我省医疗事业的发展足迹。

第一代

父亲母亲的经历

没有B超、CT、核磁用录音机学听心脏杂音

禹宏的父亲禹志正是哈医大第一期学员,1954年毕业后到哈医大二院工作,1980年以后担任哈医大一院胸外科主任,是我省胸外科的奠基人之一。因为父亲是医生,母亲是骨科护士长,禹宏的童年基本都是在医院度过的。“父亲从医那时候,没有B超、CT、核磁这些检查设备,医生看病基本靠手。”小时候禹宏印象最深的是,每当半夜有急诊手术,医院一个值班的大爷总会来家属大院大喊医生名字,如果没听见,还得去砸门,而现在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我父亲干胸外科时处于起步阶段,医疗条件十分艰苦。”禹宏回忆,改革开放前,父亲为了指导学生,特意从电视台借了一台录音机,里面录的都是各种心脏杂音,他经常带着学生反复听,还时常感叹“这个东西真好!”1982年,禹志正去日本做访问学者,看到和邻国在医疗上的差距,心里十分着急,他立刻给正在上大学的禹宏写了一封信,嘱咐他一定要学好日语,“把他们先进的医疗技术学回来。”

禹宏说:“以前心脏外科做手术没有体外循环,患者的死亡率很高。”时过境迁,目前全国已有700多家医院开展了心脏体外循环手术,超过20万例的年心脏手术量使我国体外循环技术走在许多发达国家之前,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医疗市场。如今在心胸外科领域,微创理念已非常成熟,很多手术都不需开胸,部分手术也可以不用体外循环辅助就能进行。

在禹宏的印象中,父亲从医几十年,写满了数不清的笔记本,每天晚上在医院查完房回到家就忙着搞研究,他在很多笔记本上都写着这样一句话,“小车不倒只管推。”在他看来,这是父亲对自己的勉励,医学是无止境的科学,要坚持“活到老,学到老”。

第二代

自己和妻子哥哥和嫂子的经历

腔镜手术从无到有一台手术从六小时到十几分钟

从小生长在医生家庭,禹宏和哥哥禹亮耳濡目染,没有纠结和犹豫,考大学时都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学医。禹宏自己和妻子、哥哥和嫂子都是医生。但不同的是,工作后哥哥继承父亲的衣钵从事胸外科,后来成为哈医大一院胸外科第五任主任,禹宏则来到哈市一院普外科,一干就是32年。“改革开放初期,整体来说很多设备还是很简陋。”禹宏记得,1986年他参加工作,当时哈市一院手术室只有两台电刀,医生手术常常不够用,即使能用上,机器的主机就像洗衣机那么大,接通电源工作时的声响跟开拖拉机似的,一台手术下来,耳朵被震得嗡嗡的。

1993年,禹宏去日本进修,这次学习让他大开眼界。“刚工作那会儿,医生做胆囊切除术要开大刀,患者上腹部会留下一个20多厘米的伤口,术后还得插引流管、胃管、导尿管,而1993年的日本,医生做手术已经用上了腹腔镜,术后患者的腹部几乎看不到疤痕。”令人兴奋的是,很快,哈市一院就在全省率先引进了腹腔镜设备,1994年,禹宏从日本学成回来后,开展了该院首例腹腔镜手术。他清楚记得,由于当时技术还不是很熟练,做胆囊切除手术,用了整整六个小时,而现在切胆囊只要十几分钟。“腔镜手术被认为是外科领域的一次革命,我和哥哥正好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大好时代。”禹宏说,没有腹腔镜前,医生手术主要靠“手感”,现在高清影像、3D、机器人在医学中的应用越来越广泛,给医生提供的辅助越来越多,手术更精准,患者的就医体验大大提高。

第三代

侄女和外甥的经历

技术与国际接轨手机就能挂号缴费看化验结果

作为禹家的第三代,禹宏的侄女和外甥也是医生。侄女禹程远1987年生,常被称为小禹医生,就职于哈医大一院干部病房。“因为爷爷和爸爸都是国内知名的心胸外科专家,妈妈是肾内科主任。所以我攻读研究生期间选择的专业是心血管内科。”当记者问到一家这么多人都是医生是什么感觉时,她的第一回答就是:“觉得很自豪,但就是逢年过节家里人经常聚不全,因为总有人要值班。”然后她又笑笑说,“还有就是全家人聚在一起也会不由自主地把话题聊到了专业上。”

禹程远告诉记者,30年前她母亲攻读心内科研究生期间,医护人员一起做了16个小时的胸外按压,只为了等一个起搏器把患者救活。而如今她攻读心内科研究生期间,只要病情需要,哈医大一院可以第一时间为患者植入起搏器以及多种治疗手段。“父亲年轻时,做心脏搭桥手术还需要请美国的专家来帮忙指导,而现在我们具备的条件和技术早已与国际接轨。”禹程远说,她的导师李悦教授近年还应邀前往国外做冠心病介入治疗的指导工作。过去常听说,患者一家人四处投医问药,还经常挂不到号。现在随着互联网+大健康的驱动,用手机几分钟之内就可以解决很多疑虑。禹程远告诉记者,这两天她自己也感冒了,就用哈医大一院的微信公众号完成了挂号、缴费、看化验结果等好多项目。这期间不但没有影响到自己的工作,而且还不用担心排队的时候把感冒传染给别人。

禹程远告诉记者:“从小就觉得当医生就是我理所应当努力去做的事情,做医生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事业和职责,更是家族传承,如果未来我的孩子想当医生,我也会全力支持。”

三代传承

第一代

父亲禹志正

哈医大一院

第二任胸外科主任

母亲段融滨原哈医大一院骨科护士长

第二代

哥哥禹亮

哈医大一院

第五任胸外科主任

妻子解汝娟哈医大一院肾内科主任

弟弟禹宏

哈市一院

普外一科主任

妻子杨郁斐

省医院老年病房副主任

姐姐禹平

哈医大公卫学院

卫生检测中心教授

姐夫王雪峰

哈医大一院医学工程部工程师

(两人职业也与医学相关)

第三代

禹亮女儿禹程远

哈医大一院

干部病房主治医师

禹平儿子王禹

哈市一院脑外一科主治医师

首页时政